欧冠小组赛四去其三摧毁西甲的不是工资帽而是傲慢


今晨,欧冠小组赛迎来收官日,此前已经相继无缘出线的西甲“双熊”巴塞罗那和马德里竞技继续探底:前者面对5战0分的比尔森胜利,被捷克人“刷”出了24次射门;而后者被波尔图绝杀后,直接小组垫底,本赛季外战征程就此告一段落。

当然,早在10月27日,除了皇马之外的西甲三队,已经全数在欧冠小组赛遭到淘汰,区别只是去欧联杯报到还是直接回家。

然而,西甲的弱势,还是砸穿了球迷的下限。要知道,上次西甲16强仅剩一根独苗,还是遥远的1998-99赛季,那个赛季的欧冠刚迎来改制。

毋庸置疑,梅罗争雄的9年之后,失去头牌的西甲,不但在关注度上无限滑坡,在真实战力上也大不如前。疫情作祟的3年,西甲官方作茧自缚的“工资帽”新政、短时的CVC协议,更令原本厚实的中心层前所未有空心化。皇马的大耳杯与本泽马的金球,只是浮华落幕前最后的光芒,在后疫情时代基本恢复元气的英超面前,西甲真要成了明日黄花?

从欧冠小组抽签夜拉波尔塔紧张的神情,便可知巴萨“大事不妙”,尽管彼时哈维强打精神表示将为出线奋战到底,但红蓝巨人实则只坚持了4轮,出线命运就已经不再掌握在自己手里。

连续两年欧冠小组赛折戟,这是巴萨历史上的第二回,上次还要追溯到1999年,但当时带队的,是重西甲轻欧冠的范加尔。

在俱乐部连续撬动五个杠杆、拿明天赌今天的背景下,再度止步小组赛,不但令俱乐部预算蒙上阴影,对球队重建更是重击。诚然,本赛季巴萨在联赛强势复苏,目前也仅比皇马少拿1分,但在欧冠,红蓝军团仍旧是扶不起的阿斗。

尤其在面对强队时,哈维的球队除去拿下了今年初的国家德比,面对皇马、拜仁、国米等同级别对手,从未赢球。

巴萨的真实战力几何?那些总愿意听拉波尔塔花言巧语的球迷,似乎被乐观蒙蔽了眼睛:上赛季,被法兰克福在诺坎普一通痛打的巴萨,至今认为自己是含冤出局。

但打脸来的就如此迅速:以欧联杯冠军身份出征的法兰克福,6场比赛拿到10分,以小组第二史上首次跻身欧冠16强。而巴萨呢?他们7分中的6分,是在6战全负的比尔森胜利身上拿到的。

巴萨眼高手低,马竞则是一泻千里。自2017-18赛季遭遇西蒙尼时代首次欧冠小组出局以来,之后连续3个赛季,床单军团都只拿到小组第二,且不乏以区区7分幸运撞线的往事。

而本赛季,终于被扒下伪强队外衣的马竞,成了本组货真价实的提款机:输完勒沃库森输布鲁日,输完布鲁日输波尔图,套用范志毅的句式:“脸都不要了!”

至于西甲四队中最没有存在感的塞维利亚,公允而言,安达卢西亚球队连续几个赛季大换血,主力框架拆了又组,同组有曼城这样的“杀胚”,还赶上洛佩特吉下课,联赛都每况愈下,欧冠自然无心恋战。而考虑到该队欧联杯上一向人来疯,去次级欧战讨生活倒也不是坏事。

但这也意味着,早早锁定头名的皇马,将更加形单影只。虽然没了淘汰赛同室操戈的可能性,但独挡英超群狼+意德法冠军,想要再度出现在决赛场,银河战舰注定步步惊心。

毋庸置疑,本世纪欧洲足坛前20年,是意甲日渐式微,西甲英超轮番坐庄的20年。然而,当西甲在第二个10年拿走6尊欧冠、且完成改制后首次大耳杯三连的盛世之后,却出现了显著的后劲不足。而这一切,或许都要从疫情蔓延后第二年官方力推的“工资帽”说起。

诚然,此前无论欧足联还是各大联赛,关于球队收支平衡都有不同程度约束,但从未有像西甲联盟主席特瓦斯一般,如此鼓励“多出少进”。

作为西甲“工资帽”的核心要求,一旦超出工资总额上限,球队就会被禁止注册新球员;而如果此前一年超标注册,新赛季的收入只有1/3可以用来买人。

疫情之下,最难的是信心和坚持。在英超都出现部分金主紧缩财政、有意抽身的苗头下,原本就缺少海外注资、基本依靠国内“小老板”情怀经营的西甲,在如此苛刻的限制之下,自然陷入了内无粮草,外有勒索的绝境。

而去年夏天梅西的出走,便是“工资帽”诞生至今最大的“贡献”,但颇为讽刺的是,年入5000万的巴萨队长告别,并未让球队就此脱困,外战竞争力持续掉档同时,强行解约、逼迫老将降薪、通过杠杆做账等方式,不但透支了球队的明天,更让公众形象一再涂炭。

本意是帮助球队度过财政难关的“工资帽”,反倒加速了球队向更危险的境地滑落,这足以证明政策本身的荒谬。

家大业大的巴萨尚且如此,其他小本经营的球队可想而知。此前还曾创造过亿元先生菲利克斯的马竞,同样被“工资帽”压得喘不过气来,球队不但无力挽留苏亚雷斯等老将,本赛季甚至还动起了格列兹曼的歪脑筋,一度将法国人出场时间严格控制在半小时内,不为其他,只为不触发买断条款,不支付4000万欧元的转会费。因为一旦激活交易,“工资帽”的追索又将接踵而来。

而塞维利亚近几年热衷大拆大建的转会模式,并非总经理蒙奇不折腾不成活,只不过是为了捯饬出些许差价和工资缺口,满足西甲苛刻的注册条件。而另一支在欧联杯表现尚可的西甲球队皇家贝蒂斯,直到西甲开打前几个小时,还面临着多位主力无法注册的窘境。

由此可见,工资帽所倡导的“财政公平”,实则只是看上去很美、毫无操作性的空想。且不说巴萨已经用杠杆模式完美回避,如果工资帽果真能助力西甲诸强脱困,特瓦斯又何必找来美国资方,将西甲直至2050年的11%商业收入抵押变现?

而皇马工资帽动辄近7亿欧元,巴萨仅不足1亿的首次预算,更是荒谬绝伦,一支转型期紧缩银根的球队,与一支要创造足球史上首支营收10亿欧元的球队,开销可能是一个力度?从未在公开场合掩饰其皇马球迷身份的特瓦斯,安的是什么心,不言自明。

在工资帽大行其道的第二年,西甲迎来了最萧条的一个夏天:除去皇马投资8000万欧元引进楚阿梅尼、巴萨在莱万、拉菲尼亚和孔德身上支出了1.6亿欧元,其余18队都在小修小补,千万级别的交易几不可见。

而以往花钱幅度常被嗤笑的意甲,这个夏天烧掉了惊人的7.5亿欧元,效果也是立竿见影:除去尤文图斯被淘汰,那不勒斯和国米都已锁定16强,AC米兰也是出线在望。

毫无疑问,在顶级球队数量远不及英超、百余年来都在靠双雄撑门面的西甲,2009-2018年能和英超半分天下,甚至压过“半边天”,梅西和C罗的个人号召力,顺带成就了西甲的金字招牌。

但当两年间双骄相继从西甲抽身,大批“人迷”和“冠军粉”立马跳槽,而那些自命的“死忠”,并不是两大豪门球迷的基本盘。

一个略显悲哀的事实是,皇马夺得双冠所引发的关注度,甚至不及此前C罗提前离场引发的口水战。而本泽马拿到的史上最无悬念金球,亦是近年来最缺乏关注度和话题性的金球。毕竟,在关注度经济当道的年代,梅西和C罗都不是主角的金球,注定是平淡的。

双骄的因缘际会,造就了西甲最为繁盛的岁月。但在“新双骄”的竞逐上,西甲显然已经不是首选:姆巴佩留守法甲、哈兰德转投英超,至少在3年时间里,最有可能成为足坛下一代王者的两人,都不会涉足伊比利亚。

这也就意味着,短暂的本泽马VS莱万之后,西甲未来的头牌之争,或许是维尼修斯VS佩德里——比起几乎每周都能上演的英超Big6火并,这组对决恐怕并不值得球迷定上闹钟。

更何况,在转播时间上,西甲近几个赛季又恢复了格外不友好的时段。此前西甲尝试将比赛放在北京时间傍晚6点,边吃晚饭边看西甲亦曾是宣传噱头。但如今哪怕夏令时,看完最早场的西甲,也已是深夜11点,更别提多半赛事集中在“前不搭村后不搭店”的凌晨3点。而与此同时,英超持续将强强对决放在周六7点半,最迟的黄金时段也是12点半,对于习惯性熬夜的球迷而言,这已经算得上诚意十足。

被英超越甩越远,身后德甲、意甲乃至法甲越追越近,西甲的平庸,完美印证了何为“不进则退”。然而,特瓦斯、龙赛罗等西甲知名人士的傲慢,何尝不是西甲的写照?在他们眼里,英超固然花得多、挣得多,但冠军永远没有皇马多?

然而,弗洛伦蒂诺、本泽马或许只有一个,西甲却不能永远只有皇马,连德甲都在摆脱拜仁一家独大的“农民联赛”印象,面对欧冠史无前例的惨淡,西甲还剩多少嘴硬的勇气?

Leave a Reply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